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!
主办: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、辽宁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
微博

你想知道的连龙,是一个战斗在反恐一线的英雄!

发表时间:2017-01-17 12-12-47      来源:辽宁长安网      责编:李晓依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你想不想爸爸啊?”

  “不想,因为爸爸老说我。”

  “爸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  “没有啊,我的爸爸过两天就回来了。”

  3岁的女儿想不到,爸爸真的再也回不来了……爸爸叫连龙,新疆喀什地区塔西南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。1月6日,身体不适的他在妻子的陪同下,前往乌鲁木齐就诊。15日凌晨,连龙因突发心脏病去世,在病床上留下生命中最后一个敬礼。

  

   “我唯一的儿子突然走了,离开了他特别特别喜欢的警察岗位。”

  2010年一天,连龙出差回到家中,见到儿子,母亲关立芳着急问:“呀,你的腿怎么变这么细了?快去检查一下。”

  “妈,最近事情多,没有时间去检查。”连龙回答道。

  眼见孩子瘦得厉害,母亲关立芳硬拉着连龙去了医院。这才知道,连龙患了“甲亢”。“儿子长得特魁梧,壮得像一头牛,真没想到他会得病。”母亲说。

  这之后,连龙一直吃药治疗,但他经常值班,作息不规律,身体一直不太好,“没想到,我唯一的儿子突然走了,离开了他特别特别喜欢的警察岗位。他说要回来给我买米、买面,我一等二等都没等到,感觉天塌地眩。”母亲止不住抽泣。

  

   1994年12月,连龙应征入伍;1999年,进入喀什地区塔西南公安局刑侦大队做侦查员。“从警近20年,连龙工作时从不叫苦叫累,说出警就出警,表现很出色。”塔西南公安局党委委员张广新说道。

  连龙当初选择做警察,母亲并不愿意,“家里几代单传,就他一个宝贝儿子。这工作多危险啊,但他非要干,他特别喜欢。没办法,那就让他干吧。”

  

   2014年,连龙突发“心颤”,连续抢救了三天。那时,连龙的二女儿仅有8个月大。这消息,大家不敢告诉连龙的妻子李鸣,怕她接受不了。当时医生说:“他现在这个情况,恐怕不适合做警察,说不定哪天就走了。”

  “但他从没想过退出热爱的公安事业。”李鸣回答道。

  “他总是没白天没黑夜,吃了上顿没下顿,只想着守护大家平安。”

  

   2007年,连龙到阿克陶反恐,怕父母担心,他一直没将这个事情告诉他们。

  “他走了一个星期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我想,儿子到哪儿去了啊?又不打电话,打电话也不接。我很害怕,整天提心吊胆。”回忆起十年前的事情,母亲仍很心疼,“直到看见他回来,我才松了口气,没事了,终于回来了。”

  “连龙责任心强、细心认真,工作很突出。”塔西南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卢川说道。

  2006年4月,塔西南发生一起诈骗案,连龙前往库尔勒焉耆县追逃。当时,诈骗嫌疑人车开得太快翻了车,致使连龙的车也侧翻,他的腰和胳膊受伤严重。

  2016年,连龙与专案组前往海南,经过一个月的侦查,成功打掉一个电信诈骗犯罪团伙,抓获四名犯罪嫌疑人,为老百姓挽回损失100多万元。

  从警以来,连龙一直奋斗在一线,工作繁忙。妻子李鸣说:“他总是没白天没黑夜,吃了上顿没下顿,突发的情况特别多,经常凌晨四五点出警。他不是混日子的,只想守护大家平安。”

  “连龙经常刚拿起饭碗,接了电话,马上就走了。”对于儿子忙碌无规律的工作,父母多少不理解,连龙也不善于表达,很多事情自己扛着。“他是家里的顶梁柱,身体不好、工作压力很大,但很少向我们提及这些事。”李鸣说。

  “这孩子,心口疼也从不告诉我和他爸。”母亲十分心疼儿子,“他这次去乌鲁木齐复查,上飞机前,还发微信给我,说自己好着呢,要我放心。早知道是这样,我就跟着他去乌鲁木齐了。我连儿子的面都没见着……”

  “连龙父母岁数都大了,妻子没固定工作,又留下两个孩子,一个10岁,一个只有3岁,他们接下来的日子很困难。”张广新哽咽得说不出话。

  “他在病床上留下最后一个敬礼,告慰自己匆忙而无悔的警察生涯。”

  

   14号晚上7点,心脏不适的连龙被送进重症监护室,已经连续几天没怎么休息的妻子,给爱人买了一碗小米粥,送进监护室。“你别害怕,没事的。”妻子安慰连龙,“星期一(16日),爸妈和小孩就乘飞机来乌鲁木齐了,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过个年,你也趁此机会放松一下。”

  “我爸来吗?”连龙问妻子。

  连龙的父亲一向严肃,对自己也严厉,但对父亲,连龙有着不一样的情感。

  “放心吧,会来的。”妻子回答道。

  可没想到,这一晚,竟是李鸣与丈夫最后一别。

  “第二天(15日)凌晨,我接到电话,说丈夫可能不行了。等我赶到,他……”李鸣泣不成声。

  

   连龙去世后,很多亲朋好友及同事打来电话,说不相信这个事实,“前两天我们还打过电话,他说没啥问题。这样一个好人,为什么走得这么早?”

  连龙真的走了,李鸣舍不得,“2005年我们结婚时,工资不高,没啥钱,他没送我结婚礼物。去年,我生日的时候,他买了一个钻戒,偷偷放在床头。他话不多,但却心细,凡到纪念日他都特别在意。”

  “我舍不得他,但为了两个孩子和父母,我会坚强下去的……”这是李鸣最后的话语。

  从一名军人,到一名从警近20年的警察,连龙一生,敬过无数次礼,只不过这一次,分量不一样。如战友所说,“他用这最后一个敬礼,告慰自己匆忙而无悔的警察生涯。”

  “他不是混日子的,只想守护大家平安。”岁月静好,是因为你们在负重前行。

  致敬,英雄,一路走好!


 

分享到:
1

法制日报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

辽ICP备09027915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